我和妻子江湖行

作者:guodong44 字数:35W9

前文链接: 第三部13、14章

第125章「主仆乐」

陪完第五批客人之后,我们一家三口终于结束了卖身生涯第一天的的工作, 令每一位客人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当客人们离开后,我们再次清理起身体来。 两个壮汉一前一后的夹击着妈妈,粗大的鸡巴不停的在妈妈的骚屄和屁眼儿里肏 干。在他们的肏干下,妈妈不停的大声浪叫,骚浪的样子让人绝对想不到她的身 份竟然是高贵的王妃。两个壮汉一边肏妈妈,一边帮她清理身体,不过清理的效 率差得很。

老婆被戏春和另一个身材不错的漂亮男人服侍着,两个男人尽心的服侍着老 婆,从小培养的讨好女人的技巧全用到了老婆的身上。两个人和身材不相符的粗 长鸡巴在老婆的身体里大力的抽插,希望老婆能满意他们的服侍。两个人尽心服 侍的原因我们很清楚,他们都想摆脱现在任人蹂躏的日

子,所以都拼命的讨好老 婆。通过昨晚,他们以为清楚了我和老婆的从属关系,认为我只不过是老婆随意 玩弄的公狗。只要老婆喜欢,我绝对没胆子反对。他们的鸡巴在老婆的骚屄和屁 眼儿里肏干的时候,还不停的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我。

两个人的目光和想法我很清楚,我甚至开始期待以后的他们两个成为老婆的 新宠,而我像狗一样伺候他们肏老婆的情景了。他们两个像奴才一样的讨好老婆, 而我则像奴才一样被他们羞辱、玩弄。想到那样的情景,我就异常的兴奋,偷偷 的传音给老婆,然后把我的愿望告诉了她。老婆听了之后觉得非常的有趣,立刻 就同意了。

帮我清理身体的是萧兰母女,不过和妈妈及老婆的被服侍不同,我是在服侍 她们母女俩,毕竟她们现在是我们的老板、主人。我奴相十足的为她们舔骚屄、 舔屁眼儿,然后又让她们尝了我大鸡巴的厉害。在我大鸡巴的肏干下,母女俩不 一会儿就臣服了,把她们送上三次高潮后,她们就决定做我的母狗了。当我射精 在萧兰的体内之后,我躺在宽大的浴池里,而萧兰母女则温柔的为我清理身体。

在浴池的里享受着她们母女的服侍,一个念头在我的心中升起。我问她们飘 香院的主人是谁,萧兰告诉我是唐国最大的商业联盟之一的京商联盟。然后我问 她如果我想买下飘香院,京商联盟会不会卖。萧兰听了之后讶异的看着我,然后 不确定的告诉我她也不清楚,不过她可以问问幕后的老板。

清理完身体后,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就和身边的人就寝休息了一会儿。当我 们醒来的时候,只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对我、老婆和妈妈而言,这样的休息足够 了。我们没有叫醒睡在身边的人,来到了飘香院的大厅。在大厅里,我发现余斌、 欧阳兄弟、还有徒儿竟然在大厅里等待着。

我和老婆一左一右,亲昵的坐在了徒儿的身边,徒儿搂着我们的纤腰,享受 着我们完美身体的触感。而妈妈则坐在了欧阳兄弟的中间,任由他们亲昵的搂着。 我们来到大厅的时候,都是一丝不挂、光着屁股的。徒儿还有欧阳兄弟都已经看 过了,虽说依然很兴奋,但是没有失态。但是余斌就不同了,第一次看到老婆和 妈妈身体的他,眼睛直直的盯着她们完美的身体。光滑的肌肤、纤细的蜂腰、修 长的美腿、丰满的奶子、圆润的屁股以及两腿间完美的阴户,看得他无法眨眼。

看到他饥渴的目光,我轻声的对老婆说道:「老婆,你去陪陪余大哥吧!徒 儿就让我陪吧!」说完后,我就靠在丛云的怀里,隔着他的衣服抚摸起他健壮的 身体来。

老婆白了我一眼后,来到了余斌的身前,然后面对面的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隔着裤子感受着老婆阴户的摩擦,余斌咽着口水说道:「少夫人,您、唔……」

余斌的话没能继续说下去,老婆柔软的唇就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一阵湿吻 之后,两个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当唇分之后,老婆轻声的对余斌说道:「余大 哥,人家知道你很尊重、敬仰我们龙家的人。但是我们和你想象中又很大的差别, 你应该已经知道人家和老公、婆婆在这里卖身的事情了。如果我们的作为让你失 望、不再尊重的话,你就扇妹妹一个嘴巴,作为让你失望的惩罚,妹妹任由你玩 弄、蹂躏。如果你心中还尊重我们,就叫人家一声雨欣妹妹,然后让人家好好享 受一下你的大鸡巴好吗?」

老婆的话说完后,余斌咽着口水、紧张的说道:「雨欣妹妹,我……唔…… 嗯……」他接下来的话再次被老婆堵在了嘴里,老婆这次的吻更加的激情、更加 的诱人犯罪。余斌在老婆的深吻下,渐渐无法思考,双手开始大力的在老婆的身 上揉捏。老婆修长的双腿、丰满的屁股、光滑的后背,在他的抚摸下、渐渐燃起 了老婆身体的欲火。老婆一边和他深吻、一边脱去了他的衣服。不一会儿,余斌 健硕的身体就展露在老婆的面前。

看着余斌健硕的身体、粗大的鸡巴,老婆立刻臣服的跪在了他的跨间,然后 舔弄起他粗大的鸡巴来。不一会儿,他的鸡巴就挺立到了极限,老婆骚浪的坐上 了他的双腿,早已经淫水儿直流的阴户对准他粗大的鸡巴就坐了下去。一声欢愉 的呼喊后,老婆和余斌尽情的享受起对方的身体来。

从没有享受过这样完美身体的余斌,一边紧紧抱着老婆的屁股、一边抽插着 粗大的鸡巴。老婆坐在余斌的腿上,骚浪的耸动着身体,丰满的大屁股下贱的抛 动着。老婆的阴户和余斌粗大的鸡巴每一次亲密的接触,都会响起清脆的肉体拍 打声。

当老婆和余斌尽情享受对方身体的时候,欧阳兄弟也脱光了衣服,两人的鸡 巴在妈妈完美的身体中大力的肏干起来。欧阳兄弟兴奋的肏着妈妈的骚屄和屁眼 儿,在这个情境下,他们有着把妈妈当婊子玩弄的错觉,就好像身份高贵、力量 强大的妈妈是被他们买来的妓女一样。他们的鸡巴飞速的在妈妈的身体里抽插, 无尽的快感在三人心中升起。

我被丛云按在桌子上,丰满的屁股风骚的对他撅起。摸了摸我的大屁股后, 丛云脱光衣服、露出又黑又大的鸡巴。看着我骚浪晃动着的大屁股,丛云趴到了 我的背上,然后一边轻吻着我的背、一边用粗大的鸡巴在我的胯间摩擦。我的鸡 巴、卵囊、会阴处,在他鸡巴的摩擦下渐渐升起无穷的欲火。在欲望的刺激下, 我渴求的看着丛云。

看到我饥渴的眼神,丛云坏坏一笑,使劲儿拍了我的屁股几下,丰满的屁股 上立刻多了几个红红的巴掌印。然后他掰开我的大屁股,粗大的鸡巴对着我漂亮 的屁眼儿使劲儿插了进来。一声欢愉的叫声后,屁眼儿里的充实感令我开心的叫 了出来,然后身后不断的勇猛冲刺更是令我不停的浪叫出声。

在空旷的大厅里,我、老婆还有妈妈,被粗大的鸡巴尽情的肏干着。我们骚 浪的晃动屁股、下贱的扭动腰部,任由男人的鸡巴在体内抽插。丛云一次次的把 精液射进我的屁眼儿、嘴里,而余斌和欧阳兄弟则轮番肏干着老婆和妈妈。

当最后一次射精在我们体内的时候,丛云紧紧的抱着我,欧阳兄弟搂着老婆, 而余斌则满足的趴在妈妈的身上。

平息了体内高潮的余韵后,妈妈趴在余斌的身上,然后慵懒的问他来这里做 什么。余斌告诉我们,他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地点做别院,对方知道是龙家想要之 后,立刻就同意卖了。我们听了之后立刻就同意了,把事情都交给了他办。然后 妈妈一边轻抚着他健硕的身体,一边说道:「小余啊!一会儿把别院的人都带来 吧!晚上的时候,咱们在这里演一场主仆乐。我和你们少夫人好好伺候一下你们, 有人喜欢的话,我王八儿子的屁眼儿也随便儿他们玩儿。」

妈妈的话说完后,余斌的眼中立刻一亮,然后开心的说道:「谢谢主母,大 伙儿听了之后一定很开心。」说完之后一手摸着妈妈的大屁股、一手捏着妈妈的 大奶子,然后使劲儿亲了妈妈一下。抱着妈妈坐起身,然后说了句「我去找人。」 然后就跑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们期待起晚上的「主仆乐」了。

傍晚时分,飘香院的再次迎来了大量的宾客。今天的人比昨天还要多,因为 收到消息的人更加多了。昨天我们的客人大肆渲染了我们身体的舒服程度,令不 少人都对此非常的好奇,所以今天来的人更加多了。

今天由于我们已决定了节目,所以没有接客,不过大家的兴致却是更加的高 涨。因为我们虽然不接客,但是却决定当着所有客人的面儿,接受龙家扬州分院 的下人们的肏干。在所有宾客们的面前表演「主仆」乐。

当萧兰把消息发出的时候,客人们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因为能够享受我们 身体的嫖客毕竟是少数。像这样的节目中,虽然肏不到我们,但是却能够看到我 们下贱的样子。昨天虽然我们被肏了,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没享受到,他们只能听 别人的介绍。而今天他们将会亲眼看到龙家的美女、两位女绝顶高手和一位漂亮 的男人被地位低下的下人肏干、蹂躏的情景。这比昨天的节目有趣多了。

当余斌他们十几个人光着身子,牵着像狗一样爬在地上的我们,出现在人们 面前的时候,人们立刻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这个里面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看 到我们的的身体,我们完美的身材令他们不停的流着口水。

当我们出现之后,萧兰立刻说出了今晚的规矩,那就是想留下观赏「主仆乐」 的人每个人都要交五百两。听了这个价格之后,有不少人不满,但是为了能留下, 还是乖乖的交钱了,没有一个离开的。看着坐满了人的大厅,萧兰又说道:「一 会儿大家忍不住了,在老娘一下,飘香院的姑娘随时服侍大家哦!不过一个人只 能免费射一次,再想多玩儿,就要交钱了!」客人们听了之后立刻欢呼起来。

当所有人都交钱之后,「主仆乐」就正式开始了。趴在地上的妈妈首先来到 了台前,她浑身赤裸,丰满、完美的身材令所有客人看的兴奋异常。妈妈骚媚的 环视一周之后,骚浪的说道:「我是蓝灵素,身份大家都很清楚,就是高贵的龙 云王王妃、龙家的主母,同时也是天下间最强的先天巅峰高手之一。别看人家身 份高贵、力量强大,但是我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贱货哦!你们看我的打扮就应该 知道了,除了像我这样不要脸的贱货,哪个女人会像我这样光着大屁股、露着大 骚屄呢?你们看我的大奶子,一看就知道是被无数人吸过、捏过的贱奶。嘿嘿! 我的奶子还有奶水儿哦!不信你们看。」说道这里,妈妈使劲儿捏着自己的两个 大奶子,两条白亮的乳线立刻射到了台下。几个衣着华贵的男人对着乳线张开了 嘴,甜美的乳汁令他们立刻陶醉的笑了。

「我的奶水儿很香的,尝过的人都赞不绝口。人家的奶水儿本来是应该给我 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们的,不过我的奸夫们吃的比孩子们还多,幸好人家的奶水儿 够多,不然我额孩子们都吃不到了。说道我的孩子,你们大概不相信,我孩子的 父亲不是我老公,他们都是野种哦!搞大我肚子、让我生野种的,就是我那喜欢 当王八、愿意给鸡巴肏屁眼儿的儿子哦!嘿嘿!他不但是我的儿子,还是我的老 公哦!说起老公你们大概想不到,人家不止是王妃,人家还是别人明媒正娶的小 妾、侧室、夫人呢!娶人家做小妾的又好几个呢!有我们龙云行省的富商、有我 们龙云行省的城主、官员。我老公的几个徒儿也娶了我做小妾,娶了我做侧室的 是我老公的几个朋友,娶了我做正室的是我们龙家的下人。现在人家的拜堂成亲 的老公和夫君就有好多呢!你们如果对人家够好,我的夫君们不反对,人家也不 介意嫁给你们哦!」说道这里,妈妈骚浪的给所有人抛了个媚眼儿。

听了妈妈的话后,客人们不停的吞咽着口水,眼中喷火的看着妈妈骚浪的样 子。

客人们的反应令妈妈很开心,转过身晃了晃她丰满的大屁股,一阵令人眼花、 鸡巴立刻挺立的臀浪立刻出现。然后继续骚浪的说道:「大伙儿看人家的大屁股, 又骚又浪,摸起来绝对舒服,打起来更是爽。人家的老公们肏我的时候,经常打 人家的大屁股,他们每次肏的时候都开心死了。人家的屁股这么漂亮,是每个肏 人家的男人的功劳,希望大家以后能让它更漂亮。」说到这里,妈妈使劲儿拍了 自己的大屁股几下。清脆的「啪啪」声,让客人们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胯间。

说完丰满的大屁股后,妈妈分开了自己的双腿,然后弯腰低头,从分开的双 腿间看向客人们的同时,掰开了美丽的阴户。妈妈那久经使用,但是却依旧保持 着完美形状、只是颜色有些稍深的阴户立刻完全暴露了。深红的阴唇,湿滑的阴 道、挺立的阴蒂,完全无保留的展现在客人们面前。与阴户同时完全暴露的,还 有她那漂亮的屁眼儿。完美的菊花向客人们发出诱惑的邀请。

「人家最满意、最喜欢的就是骚屄和贱屁眼儿了。她们帮人家服侍了好多粗 大的鸡巴,让人家的男人们一次次的满足,让他们越来越喜欢人家。无论是多健 壮、多持久的男人来享受人家,她们都能帮人家让他们满意的离开。帮人家伺候 了这么多年男人,服侍了人家每一位老公和夫君,她们还是那么的热情,不停的 催促我找更多的客人,让她们服侍,为我承接更多的男人。诸位一定要常来找人 家,让她们满足哦!」妈妈掰开骚屄和屁股,骚浪的从胯间对所有人说道。

妈妈骚浪的表现令所有的客人不停的欢呼起来,「龙王妃,再挤挤你的奶子, 我要喝你的奶水儿。」「龙王妃,晃晃你的大屁股,我想看你晃屁股的贱样儿。」 「龙夫人,使劲儿拍你的大腚,我想看你的大屁股被打肿的样子啊!」「龙夫人, 捅捅你的骚屄和屁眼儿,我想看你流水啊!」

客人们在台下提出各种要求,妈妈毫不犹豫的照做了。一会儿挤奶、一会儿 打屁股、一会儿又捅骚屄。大厅里的气氛晚全被妈妈带动起来,热烈非常。我和 老婆以及家将们没有打扰妈妈的表演,不想、也没能力打扰。现在的舞台是属于 妈妈的,这是她第一次当众展示真正的自己,她放肆的享受着这异样的快乐。

妈妈现在的表现并不是事先计划的,原本我们只是打算草草的自我介绍之后, 就开始和余斌他们淫乱的肏屄。妈妈的表现虽然打乱了我们的步骤,不过我们却 并不讨厌,热烈的气氛令我们感觉非常的舒服。

看着在客人们的要求下做出各种淫行的妈妈,我和老婆相视一笑,然后老婆 轻声的对我说道:「咱们今天做配角吧!让妈妈尽情的享受吧!」

听了老婆的话后,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使劲儿打着自己大屁股的妈妈,温 柔的笑了。

妈妈按照客人们的要修做出各种淫荡的行为,她的奶子被自己大力的揉挤弄 得红红的、屁股也被自己打的有些红肿、而阴户也是红肿了。有几个客人甚至要 妈妈的阴毛留作纪念,妈妈都毫不犹豫的拔下了几根沾着淫水儿的阴毛,然后扔 给了他们。

妈妈骚浪的表现令下人们再也忍不住了,几个下人来到了老婆的身旁,粗糙 的大手在她完美的身体上游走起来。当他们在余斌的带领下,挺着粗大的鸡巴想 肏老婆的时候,老婆阻止了他们。然后轻声的在余斌的耳边说了一些话,听了老 婆的话后,余斌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采,这个敬仰着妈妈的人马上就被老婆的提 议吸引了。

余斌盯着前面骚浪的被客人们调笑的妈妈,看着她那丰满的大屁股、光滑的 裸背和修长的美腿,咽了咽口水后向妈妈走去。到了妈妈的身边后,一把抱住了 妈妈,然后一边揉捏妈妈丰满的大奶子、一边用他粗大的鸡巴在妈妈的大屁股上 摩擦着。

「骚王妃、贱主母,你别只顾着和客人们玩儿,别忘了今天的节目是『主仆 乐』哦!你这个主母怎么能忘了我们这些仆人呢?」在说话的时候,余斌粗大的 鸡巴就插在了妈妈的两腿间,让妈妈夹紧之后,缓缓的抽插起来。客人们清楚的 看到余斌粗大的龟头在妈妈阴户下、两腿间不时的探出,一个个羡慕的盯着余斌。

「坏蛋,人家怎么可能忘了你们呢?人家和希望能和你们一起『乐』呢!」 妈妈一边夹紧双腿,配合着余斌的抽插晃动屁股、一边说道。然后又骚浪的继续 说道:「为了感谢你们几天的奔走,为了分院的成立作出的贡献。今天我这个主 母还有你们的少主和少夫人把自己奖励给你们,我们的身体你们可以任意的玩弄, 随便儿的享用。」妈妈的声音很大,所有的客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余斌听了之后,使劲儿的拍了妈妈的大屁股一下,抽出了早已经被妈妈淫水 儿打湿的粗大鸡巴。然后大声的对后面的其他下人们说道:「大家听到了吗?我 们的主母大人要把自己给我们随便儿玩儿呢!大家开不开心?」

「开心!开心死了!」下人们立刻回应道。

「不过咱们也不能只顾着开心,一个这么漂亮的大美女给咱们随便儿玩儿, 虽然很兴奋,不过着毕竟是咱们的主母啊!哎……我原本是仰慕龙家的声望,才 决定加入龙家的。不过前几天在船上的时候,看到龙家未来的主母当众撅屁股给 人肏. 现在龙家的主母不但在妓院卖身,还让我们这些仆人当众随便儿玩儿。原 本我以为龙家美丽的主母,是个女神一样圣洁的女人,这样的情况我是很失望啊!」 余斌一脸失望的看着妈妈。

「对啊对啊!这个光着大腚、露着骚屄的、比婊子还贱的女人竟然是我的主 母,让我失望死了。以后我出门儿的时候遇到朋友,搞不好他们就会对我说『昨 天我在飘香院刚肏了你们龙家主母的骚屄。那屄,真他妈的骚,比我肏过的最骚 的婊子还他妈的贱……』想到这里我就后悔啊!」一个摸着老婆大奶子的男人说 道。

「如果早知道她们这么贱,我才不加入龙家,省的丢人。」一个摸着老婆大 屁股的男人说道。

「不过咱们都是讲诚信、重义气的人,虽说现在后悔了,但是我们还是会对 龙家尽忠的!」一个跪在老婆胯间,舔弄着老婆骚屄的男人说道。

「不错,咱们既然加入了龙家,就不会背叛。不过咱们算是被骗进龙家的, 得好好教训一下这几个骗子。」在船上肏过老婆的醉鬼,玩儿着我的屁股说道。

下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里满是对老婆和妈妈的失望,以及加入龙 家的后悔。不过他们脸上兴奋的表情,以及不停在我们身上揩油的手却没有任何 失望的意思。他们的话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因为我和老婆早已经运 功加大了声音,所以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客人们兴奋的听着下人们的议论, 期待着他们对我们的「教训」。

「啪」的一声之后,妈妈丰满的大屁股上,再次多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主母大人,大家的话你听到了吗?大家决定要狠狠的惩罚你们哦!你害不害怕 啊?」余斌摸着妈妈屁股上的巴掌印,色色的说道。

「我不怕!让大家失望了,我很抱歉。你们尽管惩罚我吧!什么样的惩罚我 都接受,好好惩罚我这个做婊子的不要脸主母吧!」妈妈下贱的晃着屁股,大声 的喊道。

妈妈的喊完之后,老婆抱着舔弄她骚屄的男人的脑袋,然后大声的浪叫着: 「我也愿意接受大家的惩罚,请大家尽情惩罚我这个不要脸的骗子少夫人吧!」

而我则一边晃着丰满的大屁股、摩擦着醉鬼粗大的鸡巴,一边大声的喊道: 「请大家随便儿玩儿我下贱的老婆,奸我不要脸的妈妈吧!请大家做我老婆的奸 夫、做我妈妈的新情人吧!我要做你们的狗奴才、做你们的干儿子啊!」

我们三个的回答令余斌等人大笑起来,笑过之后,余斌对着所有客人说道: 「现在就让大伙儿看看我们是怎么惩罚这几个贱货的吧!」

余斌的话说完后,台下的客人们立刻兴奋的欢呼起来。「使劲儿玩儿这几个 贱货,玩儿够了别忘了给大伙儿乐乐!」「使劲儿肏她们,让她们知道男人鸡巴 的厉害!」

在客人们鼓劲儿的喊声中,妈妈下贱的对余斌晃着丰满的大屁股。看着妈妈 的大屁股,余斌的鸡巴早已经挺立起来。不过他没有立刻肏妈妈,因为他还要玩 弄妈妈一会儿。他对另外几个下人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立刻来到了妈妈的身边, 然后抓住了妈妈的双手,抬了起来。妈妈的身体立刻被固定了。

「贱货主母,你身上哪里最贱啊?」余斌一边摸着妈妈的身体、一边下流的 问道。

「人家哪里都贱,最贱的就是无耻的大奶子、不要脸的大屁股和骚到子宫里 的烂屄啦!人家就是靠这三个烂东西勾搭男人肏屄的!」妈妈骚浪的说着的同时, 奶子、屁股和骚屄还不停的晃动。

「嘿嘿!那么最应该惩罚的就是她们喽!」说道这里,余斌挥起巴掌,对着 妈妈丰满大奶子就扇了下去。

「啪」的一声之后,妈妈的大奶子立刻下贱的晃了起来。同时,一声高亢的 浪叫从妈妈的嘴里喊出。在众目睽睽、无数陌生人的注视下,被家里的下人大力 的扇奶子,这是妈妈从没有过的经历。兴奋的感觉令妈妈的身心都充斥着下贱的 奴性,看着自己晃动的大奶子,妈妈渴望的看着余斌,期待着他继续让自己的奶 子画出下贱的轨迹。

不过余斌并没有按照妈妈的愿望继续扇她的大奶子,不过妈妈也没有失望, 因为余斌做的事情令她更兴奋。余斌竟然挥着拳头,对着她早已经淫水儿直流的 骚屄,重重的打了两拳。妈妈的娇嫩的阴户传来剧烈的痛楚,令她大声的叫了起 来,不过那叫声并不是痛苦的惨叫,而是欢愉的浪叫。娇嫩的阴户被残忍的殴打, 令妈妈只感到无尽的快乐。

阴户被打了两拳后,妈妈看向余斌的目光更加的热情、骚浪了。妈妈用期待 的目光盯着余斌,希望他能更加残忍的玩弄自己。

我和老婆在不远处看着妈妈被余斌「惩罚」,妈妈骚浪的表现我们早就猜到 了。两天前,老哦对妈妈讲述我们的经历的时候,当老婆说道自己在妖魔殿被蹂 躏、在丰州分院被家将们调教、以及在山寨做母狗的时候,妈妈眼中的期待令我 们知道她是多么想被真正的调教和淫辱。刚刚老婆对余斌耳语的时候,就是教他 怎样玩弄妈妈,让妈妈体验一下被当众蹂躏的快乐。

余斌打了妈妈阴户两拳后,捏着妈妈葡萄粒儿大小的奶头,坏坏的使劲儿拉 扯着。硕大的奶子被他扯得长长的,看的客人们兴奋不已。「贱货主母,我这么 教训你,你痛不痛、想不想求饶啊?」余斌下流的问道。

「人家不痛、不想求饶。好人儿,求求你,再来扇人家的奶子、打人家的骚 屄。还有人家的贱屁股,你还没有惩罚人家的贱屁股呢!」妈妈下贱的回答着余 斌,请求他继续玩弄自己。

「哈哈哈哈……我的主母大人,你可真是贱透了、贱到骨子里了。大伙儿听 到了吗?咱们的主母大人让咱们随便儿惩罚她啊!机会难得,咱们好好来打主母 大人的骚奶子、贱屁股和烂屄吧!咱们以后也可以吹嘘打赢过绝顶高手啦!」说 完之后,重重的一拳,使劲儿打在了妈妈丰满的大奶子上。然后连续不断的重拳, 不停的落在那对完美、令人爱不释手的绝美奶子上。那情景简直是把妈妈的奶子 当成了沙包一样,而连续不断的殴打,令那装满奶水儿的大奶子不停的喷出一条 条白亮的乳线。

余斌的话说完后,下人们立刻涌到了妈妈的身边。固定着妈妈身体的壮汉, 厉声对妈妈说了句「贱货,给我站稳了。」后,就放开了妈妈。然后一脚就踹在 了妈妈丰满的大屁股上,妈妈的身体向前一倾,不过立刻又退了回来,因为前面 一个男人的一脚,重重踹在了妈妈的肚子上,妈妈立刻痛的弯下腰。连续不断的 巴掌、拳头和重脚,不停的落在妈妈完美的身体上,绝美的身体像沙包一样在人 们之中摇摆。

看着台上美女受虐的情景,客人们都兴奋的撸起了鸡巴,有几个客人还忍不 住的叫来妓女,一边肏、一边欣赏起来。我和老婆看着妈妈被当成沙包凌虐的情 景,身体也火热起来。老婆的双腿夹紧,双手也按在了自己的阴户和奶子上,而 我的手更是在自己的鸡巴上撸动起来。

下人们看到我和老婆的反应后,立刻来到我们身边。老婆的身边站了三个人、 我的身边只有两个,大部分的人还是集中在妈妈那里,龙家主母的吸引力是巨大 的,就连老婆也被比了下去。老婆身边的三个人对着她的奶子、屁股和骚屄就打 了下去。而我身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醉鬼,他们的目标则是我丰满的大屁股 和挺立的大鸡巴。

我们一家三口,在宽敞的台上被下人们粗暴的殴打着,如果我们想反抗,他 们根本不是我们一招之敌。但是我们不但没有反抗,反而护身的力量完全散去, 用身体尽情的体验着他们的殴打。三人之中我的痛楚是最强烈的,两个男人的重 脚不停的踹着我丰满的大屁股和脆弱的睾丸,剧烈的痛楚甚至令嗜虐的我瘫倒在 地。不过我每次都会立刻爬起来,然后继续给他们蹂躏。

老婆身边的三人对着她的身体随意的挥拳、出脚,完全没有特定的目标,不 过总体来说还是集中在她的奶子、屁股和骚屄周围。已经被殴打过多次的老婆, 骚浪的享受着不断落在身上的重拳。老婆的奶子李的奶水儿也像妈妈一样,不停 的喷涌而出、落在台上。

三人之中,最吸引人的就是妈妈了,她熟透的身体、高贵的身份,令所有人 发狂。奶子、屁股、阴户,以至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被下人们不停的殴打。在下人 们的殴打下,妈妈骚浪的扭动完美身体,用最敏感的的部位去迎接下人们的拳脚。 奶子、屁股、阴户,在不断的殴打下,渐渐的开始红肿了。

这样的殴打持续了一刻钟左右之后,下人们停了下来。我们三个瘫倒在台上, 一脸兴奋的看着施虐者们,眼中露出期待的目光,希望他们能用更多的方式凌辱 我们。余斌刚刚在殴打妈妈的时候,就已经去让几个妓院的下人去拿工具了,当 他停下来之后,手里已经多了一根两厘米粗细的竹棍。而在妈妈倒下后,其他人 的手里也多了一条竹棍。

看着瘫倒在地上,身体有些红肿的妈妈,余斌一脸坏笑的问道:「贱货主母, 我们的惩罚怎么样?舒不舒服啊?」

「好舒服、好爽啊!再来狠狠的惩罚人家吧!惩罚人家的贱奶子、惩罚人家 的骚屁股、惩罚人家的烂屄啊!」妈妈一边回答、一边使劲儿捏她的奶子、打她 的屁股、拍她那已经红肿的骚屄。

「哈哈哈哈……我的贱主母,你放心,我会狠狠惩罚你的!你看,这是什么?」 余斌一边说、一边拿出了翠绿的竹棍,问道。

「这是……竹棍啊!」妈妈有点儿不解的回答道。

「啪」余斌挥着竹棍狠狠的抽打在妈妈丰满的大奶子上,漂亮的奶子上立刻 多了一条红痕,然后说道:「哼!你错了,对别人而言是竹棍,对你这不要脸的 贱货来说就是打狗棍。专打不要脸母狗的打狗棍。」余斌一脸兴奋的说道。

听了余斌的话后,妈妈的脸上立刻兴奋的笑了,然后大声喊道:「对!这是 打狗棍,专打不要脸母狗的打狗棍。是奴才用来打不要脸主母的打狗棍啊!好余 斌、我的好奴才们、用你们的打狗棍好好来惩罚我这个不要脸的母狗吧!」妈妈 一边兴奋的喊着、一边站起了身,然后下贱的晃动起身体来。

「嘿嘿!大伙儿一起打母狗吧!看我打狗棒法第一式、打狗奶!」余斌一边 说、一边挥着「打狗棒」像妈妈的奶子挥去。「啪」的一声之后,妈妈的的大奶 子上立刻再多了一条红痕。

「啊!好爽啊!打狗棒法好厉害!母狗的奶子好疼、好爽啊!继续打啊!把 母狗的贱奶打烂吧!」下贱的喊声从妈妈的嘴里传出,奶子上的痛楚令妈妈更加 的下贱了。

「看我打狗棒法第二式、打狗腚。」妈妈身后的一个下人,学着余斌,一边 说、一边兴奋的挥着竹棍打向了妈妈性感的大屁股。「啪」的一声之后,妈妈的 大屁股上立刻多了一条打狗棒法留下的痕迹。

「哦!母狗的大骚腚中招了啦!母狗的大骚腚躲不开这么厉害的打狗棒啊! 打狗棒会把母狗不要脸的大骚腚打烂啊!」妈妈的屁股『中招』后,立刻继续淫 叫起来。

「嘿嘿!尝尝我打狗棒法第三式、打狗屄的厉害吧!」余斌身边的一个人, 有样儿学样儿的喊道,手中的「打狗棒」对着妈妈的骚屄就挥了过去。「啪」的 一声之后,翠绿的「打狗棒」在妈妈的配合下,准确的落在她在重拳下肿胀起来 的阴蒂上。

「呀啊!!!!好厉害的打狗屄啊!母狗的贱屄被打的好惨啊!母狗的贱屄 都快被打尿了啊!」妈妈骚浪的叫声在每一个人耳边大声的响起。

「哈哈哈哈……兄弟们,别客气,使劲儿打吧!让咱们的母狗主母好好尝尝 咱们的打狗棒法吧!」余斌说完后,手里的『打狗棒』毫不客气的向妈妈挥去, 其他人也不再忍耐『打狗棒法』不停的落在妈妈骚浪扭动的身体上。

在连续不断的「啪啪」声中,妈妈的奶子、屁股和骚屄不一会儿就满满是棍 痕了。妈妈丰满的大奶子和大屁股剧烈的晃动着,那情景就好像要晃掉一样。下 人们打得越来越用力,妈妈完美的奶子和屁股上开始出现青肿的紫色痕迹。不过 她的脸上不但没有出现痛苦的神色,反而更加的兴奋了,不停的对挥来的竹棍送 上奶子、屁股或骚屄。

「好厉害的打狗棒法、好厉害的打狗阵,母狗主母我毫无反抗之力啊!打狗 棒法不愧是专门惩治我这样不要脸母狗的惊世绝学啊!母狗主母只能晃着奶子、 扭着屁股、挺着骚屄任由惩罚啊!我的好奴才们,使劲儿惩罚你们的母狗主母吧! 打烂我的狗奶、敲烂我的狗腚、戳烂我的狗屄吧!」妈妈一边配合着他们的「打 狗阵」、一边骚浪的淫叫着。

妈妈的浪叫刺激的下人们更加用力的挥舞着手里的打狗棒,而棒子的落点也 不再只是奶子、屁股和骚屄。妈妈修长的美腿、光洁的美背、以及平坦的腹部都 不停的被留下青紫的痕迹。

妈妈一边浪叫、一边扭动、转动着身体,让每个人都有机会试用打狗棒法的 每一式。在打狗棒法的惩罚下,妈妈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刺激的感觉令她越来越 下贱。连续不断的棒打,令妈妈浪到了极点,然后慢慢的趴跪在了台上。然后在 所有人的注视下,像母狗一样下贱的爬了起来。看着妈妈骚浪晃动的大屁股、还 有胸前垂着的大奶子,下人们更加兴奋的挥动起手中的打狗棒,向妈妈这个母狗 主母打去。

不断落在屁股和骚屄上的棒子,令妈妈一边下贱的爬着、一边兴奋的浪叫。 怕了一会儿后,妈妈竟然做出了像母狗撒尿一样的姿势,侧身抬起了一条修长的 美腿,然后展露着骚屄喊道:「大家使劲儿惩罚我这个母狗主母吧!使劲儿打我 的骚屄吧!母狗要尿了啊!」

妈妈喊完后,「打狗棒」不停的落在她的骚屄上。同时,谩骂声也不停的从 男人们嘴里传出。「贱货,我打烂你的贱屄。」「母狗,你他妈的给我尿,给我 使劲儿的尿!」

在不断的谩骂声中,一条透明的亮线、从妈妈的骚屄里射出,同时,妈妈的 嘴里也响起了高亢的浪叫。「尿啦!尿啦!母狗被大伙儿打尿了啊!」

看着妈妈骚屄里圆圆不绝流出的尿液,下人们不停的咽着口水。在场的男人 有些都是第一次看美女撒尿,而看妈妈这样高贵、强大的女人撒尿更是想都不敢 想的。我和老婆都知道,以妈妈的修为,完全不需要排泄了。喷出的尿液根本就 是妈妈用内力强逼出来的,为的就是要体会那强烈的羞辱感。

下人以及客人们一边看着妈妈骚屄里不断喷出的尿液、一边摸着自己的鸡巴。 作为首领的余斌正看着妈妈撒尿,这时候老婆突然传音给他。听了老婆的传音后, 他兴奋的盯着妈妈,然后大力的挥动着手里的「打狗棒」向妈妈正喷出尿液的骚 屄打去。「嘭」的一声之后,在前所未有的大力挥打下、妈妈完美的身体被打得 凌空飞起,然后向台下的宾客们那里飞去。

妈妈飞起的身体在空中旋转着,而依旧在不停喷出的尿液四处喷洒着,落到 了宾客们的脸上。没有太对异味儿,有点儿骚、又有点儿香甜,刺激的人欲火高 涨的味道,令尝到的人兴奋的不得了。当妈妈的身体重重落下的时候,下面的几 个客人毫不躲闪的伸出了手,接住了妈妈光着大腚、喷着尿液的身体。

几个男人抱着妈妈的身体大肆揩油,妈妈也不反抗,大方的给他们揉捏、玩 弄。让他们玩儿了一会儿后,妈妈才骚浪的扭着屁股想台上走去。在这过程中, 妈妈骚屄里的尿液一直没有停,妈妈是撒着尿被淫弄的,在男人们玩儿她的时候, 不少尿液溅到了他们的身上。而当妈妈扭着屁股上台的时候,喷溅的尿液不停喷 在她两条修长的美腿上。

妈妈上台的时候,并没有走旁边的阶梯、也没有直接跳上来——以她的身体 能力是轻而易举的。她竟然像一个运动能力极差的女人一样,双手把着台沿儿, 一条腿跨到台上,然后才上来。在这过程中,骚屄里喷溅的尿液,不停的射在舞 台边儿上。妈妈下贱、骚浪的行为,看的男人们欲火高涨、兴奋不已。

到了台上后,妈妈站在边缘,叉开双腿、挺着骚屄,又对着宾客们尿了一会 儿。前面的几个宾客甚至为了挣妈妈的尿喝,差点儿大打出手,妈妈才不得不停 止了撒尿表演。

当表演完撒尿后,妈妈的骚屄再也忍不住了,她骚浪的看着下人们,摸着自 己的骚屄下贱的说道:「母狗主母已经尝过你们打狗棒法的厉害,不知道能不能 尝尝你们肏母狗的肉棒的厉害呢?」说完后看着下人们胯间粗大的鸡巴,骚浪的 舔了舔嘴唇。

在妈妈的邀请发出后,下人们立刻到了她的身边。看着身边的粗大鸡巴,妈 妈骚浪的扑进了身边一个男人的怀里,然后和他激烈的拥吻起来。这时候已经被 客人们忘记很久的我和老婆也被带到了妈妈的身边,按照事先的约定,老婆没有 和妈妈「争宠」,只让妈妈尽情的表现。不过看着妈妈骚浪的表演,老婆早已经 欲火高涨了。被带到了下人们中间后,立刻跪在男人们的胯间舔起他们粗大的鸡 巴来。

醉鬼在我身后用粗大的鸡巴摩擦着我丰满的大屁股,一手握着粗大的鸡巴玩 弄、一手扳着我的脸和我拥吻。

「大少爷,主母和少夫人真贱啊!看看她们的大屁股,扭的多骚啊!像她们 这样的女人,就是生来给男人们玩儿、给男人奸的!娶了她们的男人就注定当王 八了,大少爷这辈子是注定老婆给人随便儿肏、老马给人随便儿奸的命了。以前 我就是想不开,老婆给戴了绿帽子,就以为自己是个窝囊废。现在看到大少爷, 老婆给人随便儿肏不说,还让她当随便儿肏的婊子。老婆当了婊子还不算,脸自 己的屁眼儿都献出来给男人奸。你他妈的真是最贱的大王八、最窝囊的废物。」 醉鬼亲了我一会儿后说道。

我一边晃着屁股摩擦着身后粗大的鸡巴、一边下贱的说道:「人家就是天生 当王八的贱货,人家就是愿意做老婆被人肏、老妈被人奸的窝囊废啊!求求大家 使劲儿肏我不要脸的骚老婆、喜欢做母狗的贱妈吧!我给你们当王八奴才、我给 你们当龟儿子啊!我的老婆和老妈随便儿你们肏骚屄、奸屁眼儿啊!」

我下贱的叫声令他们差点儿忍不住的肏起老婆和妈妈来,不过余斌阻止了他 们的插入。余斌给抱着妈妈的男人一个眼色,他立刻推开了妈妈,即使鸡巴早已 经挺立到了极限,也努力的忍住了。

「怎么了?你们不喜欢母狗的骚屄吗?母狗的骚屄好想你们的大鸡巴肏啊?」 妈妈骚浪的扭动着身体,饥渴的看着健壮的男人们。

看着妈妈骚浪的样子,男人们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就连已经享用过妈妈身体 的余斌都差点儿忍不住,不过想到目的,他努力压下了欲念,然后对妈妈说道: 「哎呀!我们的母狗主母啊!虽然你又骚又贱,但是毕竟是我们的主子啊!我们 刚刚虽然惩罚了你,但那时因为你实在是太贱了,我们不得不惩罚你这贱货。不 过肏你的话就不行了,你虽然不要脸的不在乎名声,但是我们还要脸呢!我们怎 么能肏自己的主母呢?即使她是个又贱又烂的母狗也不行啊!除非……」说到这 里,余斌色色的看着妈妈。

「除非什么?只要给我你们的大鸡巴,你们想怎么样都行。我愿意为你们做 任何事啊!」妈妈下贱的对他们宣誓道。

妈妈说完后,余斌拿出了老婆偷偷给他的纸和笔,然后说道:「主母我们是 不能肏,不过如果是我们的性奴母狗的话,我们就可以随便儿玩儿、随便儿肏了。 嘿嘿!我们的好主母,反正你是个又骚又贱的烂货,就在这张纸上留下字据,发 誓做我们这些奴才的性奴贱母狗吧!我们以后就能随便儿肏你的骚屄、奸你的屁 眼儿啦!」说完后,就把纸和笔交给了妈妈。

听了余斌的话后,妈妈的眼中立刻闪现兴奋的神采,而下人们更是兴奋的盯 着妈妈。这是老婆给余斌的主意,几天前,老婆对妈妈说我们经历的时候,当妈 妈知道老婆和丰州别院的家将们签下性奴契约的时候,眼中露出了兴奋和向往的 神色。今天,老婆就打算实现妈妈的愿望,让她真正的成为下人们签下契约的性 奴。

妈妈用颤抖的手接过纸和笔,然后趴跪在舞台上,毫不犹豫的写下了契约, 一边写、丰满的大屁股还一边下贱的扭动着。台下的客人们兴奋的看着妈妈下贱 晃动的屁股,期待着龙家主母真正成为下人们的性奴的一刻。

不一会儿之后,妈妈写完了契约,然后签下字、画了押,交到了余斌的手里。 看着手里的契约,余斌的目光中充斥着兴奋的光芒,看完之后就把契约交到了下 一个人手中。然后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欲望,把妈妈抱在怀里,然后抬起了她的一 条美腿,把粗大的鸡巴使劲儿插进了妈妈的骚屄里,然后大力的肏干起来。「啪 啪」的肏屄声立刻在台上急促的响了起来。

其他人一边看着妈妈的契约、一边欣赏妈妈被肏的情景,看过契约的人立刻 忍不住的加入了肏妈妈的行列,当妈妈的三个洞都被占据后,就开始肏起老婆来。 不一会儿,妈妈和老婆就已经被男人包围了,没有肏到的人在她们身边等待着, 而妈妈的奴隶契约也到了我身后的醉鬼手里。

醉鬼看着手里的契约,兴奋的他抱着我丰满的大屁股,就把他粗大的鸡巴插 进了我的屁眼儿里。然后一边大力的抽插着、一边对我说道:「窝囊废,给我念, 让客人们都听听你的母狗老妈怎么写的自己的奴隶契约。」他兴奋的在我的屁眼 儿里抽动着粗大的鸡巴,一边拍着我的大屁股、一边说道。

我一边晃着大屁股配合他的肏干、一边念着妈妈的奴隶契约道:「我——龙 云王王妃蓝灵素,是个天生下贱的婊子、不要脸的贱货。我的奶子随便儿摸、屁 股随便儿拍、骚屄也随便儿肏,是个毫无羞耻的母狗。身为龙家的主母,我不但 给老公戴了无数的绿帽子,还撅着大屁股勾引儿子,夺走了儿子的处男。甚至还 怀了儿子的野种,给他生了一对儿弟妹兼儿女。做了如此下贱的事情我还不满足, 又开始给徒弟做小妾、给下人当老婆还给老公的朋友做侧室,我真是天下最不要 脸的贱屄!最无耻的烂货!我现在更是在这里做了名副其实的婊子,让所有人知 道了我的下贱。现在,我在这里宣布,我要给我的奴才们做母狗,做龙家奴才、 下人、家将们随便儿奸、随便儿肏的母狗。以后我在他们面前放弃做人的权利, 成为他们听话、随便儿淫辱的奴隶兼母狗。我会服从他们的一切命令,他们让我 露奶我就露奶、他们让我光腚我就光腚、他们让我卖屄我就卖屄。只要他们希望, 我愿意用我下贱的骚屄养活他们一家老小。他们肏够了可以把我给他们的儿子, 他们的儿子肏厌了可以把我给他们的孙子。我愿意用我的贱屄服侍他们的子孙后 代,也可以用我下贱的骚屄为他们繁衍子孙后代,做他们生生世世的泄欲工具。 不但是我自己,我的女儿、我的儿媳,她们的骚屄我都愿意献给他们。让我的女 儿做千人骑、万人肏的婊子、让我的儿子做窝囊废大王八!我和我的子孙后代做 最贱的贱货啊!」

我大声的念着妈妈的奴隶契约,越念越兴奋,当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在 极度的兴奋中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从我的鸡巴里喷出,射到了台下,看的 客人们大笑起来。

对于客人们的笑声,我毫不在意,只是一边晃动着大屁股、一边配合着醉鬼 的肏干,然后对被肏干的妈妈说道:「我的好妈妈、我的贱妈妈,王八儿子爱死 你啦!尽管做的你性奴母狗吧!让大伙儿使劲儿肏的屁眼儿、奸你的骚屄,儿子 会开心的看着别人肏妈妈的!儿子会按照你的希望献出老婆,让她做个千人骑、 万人肏的婊子,让她和你一起做奴才们的贱母狗啊!」

我的话说完后,下人们大笑起来,不停的骂我「贱货」「窝囊废」。老婆吐 出嘴里的大鸡巴,然后大声的喊道:「他妈的窝囊废,老娘用你献。老娘早他妈 的都是又贱又烂的母狗了,大伙儿想肏就肏,你他妈的哪有资格献。以后老娘天 天陪下人主人们的睡,天天让他们肏骚屄,好好服侍他们,好让他们能娶我做小 妾。你这个窝囊废就他妈的在旁边好好伺候我们,看着我给他们肏屄、插屁眼儿、 搞大肚子,替我们养野种就好啦!」老婆泼辣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里,听得他 们兴奋不已。

「我的好媳妇,你和娘真像啊!把自己老公当废物骂的样子简直和我一模一 样啊!不过以后骂我儿子背着我骂好吗?他可是我的心甘宝贝儿、我的儿子老公 啊!他的大鸡巴每次都肏的我爽死了啦!虽然贱了点儿、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 你也的学学我,在人前给他留点儿面子。毕竟他是你名义上的老公吗!虽然每天 晚上,我都和奸夫骑在你公公脖子上肏大屄,但是在人前的时候我可是很听话的!」 妈妈被余斌和另一个男人夹在中间肏干的同时,对老婆说道。

「好的,婆婆,媳妇听你的!不在人前骂这废物……哦不,是老公了。老公, 我刚刚骂你,你生不生气啊?老婆当着你的面儿,撅着大屁股和男人肏屄可不可 以啊?老婆做一个人尽皆知的烂货好不好啊?」老婆趴在一个仰躺在地上的男人 身上,骚屄里他的鸡巴尽情的抽插着。在老婆的身后,一个壮汉抱着她丰满的大 屁股尽情的肏干着。老婆的手里还握着两根粗大的鸡巴,快速的撸动着。

看着老婆下贱的样子,我兴奋的不得了,甚至比我屁眼儿里的鸡巴更令我兴 奋。我大声的对她喊道:「老公不生气,老公喜欢你一边晃着大屁股被人肏、一 边骂我窝囊废。老婆喜欢当大王八,你做个人尽皆知的烂货,老公喜欢死了!老 婆,尽情的骚、尽情的贱吧!做个上街露大腚、回家露大屄的贱货吧!让所有人 都知道你是个随便儿搞大肚子、不要脸的母狗,让所有人都知道老公是个养野种 的窝囊废吧!」我一边喊、一边使劲儿晃着屁股,迎合着醉鬼的大力肏干。

「窝囊废儿子、母狗儿媳,咱们一家人一起贱吧!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龙 家的主母又多骚、少主有多贱、少夫人有多不要脸吧!儿媳妇、咱们一起光着大 腚、露着大屄做江湖最贱的母狗婆媳吧!」妈妈使劲儿晃动的腰肢,尽情的享受 着男人的肏干。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一家三口尽情的被下人们奸淫、凌虐着。下人们不 停的问问题羞辱我这个丈夫、儿子。有人一边肏着妈妈的骚屄、一边问道:「大 少爷,奴才在干什么啊?你喜不喜欢奴才干啊?」

「你这奴才在干我妈的屄,像肏婊子一样的在肏我妈的屄啊!我喜欢死了, 你肏我妈屄我开心死了啊!」我下贱的回答。

一个下人一边把大量的精液射进老婆的肚子里、一边问我道:「窝囊废,我 在做什么你知道吗?你这个做老公的为什么不阻止我啊?」

「你这奴才在给你的少夫人、我的女侠老婆下种,你在用你下贱的鸡巴搞大 我高贵老婆的肚子啊!我不能阻止你,因为我是个大王八、是个窝囊废,是个只 能窝囊的养老婆和奴才野种的废物啊!是个奴才都能搞大老婆肚子的窝囊废啊!」 我一边撸着鸡巴一边回答道。

下人中,除了醉鬼外,只有一个余斌一个肏过我的屁眼儿,其他人对我的屁 眼儿没有太大的兴趣儿。不过他们都很喜欢打我的屁股,他们不肏老婆和妈妈的 时候,经常拿起打狗棒打我的屁股。「打狗腚」的厉害我是尝了个够。

在宽敞的舞台上,我们一家人在客人们的注视下,被下人们尽情的肏干、玩 弄着。「啪啪」的肉体拍打声、骚浪的淫叫声、粗重的喘息声成为飘香院大厅的 主旋律。而下面的客人们,早已经把飘香院的妓女们扒光了衣服、轮流享用着。 就连几个年纪不小,多年没有过男人,已经成为厨娘的老妓女也被扒光了肏干起 来。由于人手实在不够,萧兰这个负责人也不得不再次做起了老本行儿、用她的 老骚屄伺候起客人来。在这一个晚上,飘香院的收益甚至超过了以往一个月的总 和。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的屁眼儿已经被醉鬼和余斌肏的红肿,而妈妈和 老婆更是满身精液、骚屄和屁眼儿肿胀不堪。不断的大力肏干,令妈妈和老婆高 潮连连,就连时间到了之后,依旧晃着屁股,配合着男人大力的肏干。

接受了最后一轮射精后,妈妈、老婆和我在下人们的搀扶下去浴池清理了一 下身体。然后我们就离开了飘香院、像扬州的分院走去。当我们来到大厅的时候, 客人们大部分都还没有散去。看着打扮骚浪的我们出现后,他们立刻围了上来, 询问妈妈和老婆的价钱、还有白天接不接客。

妈妈穿着那件只是勉强挡住前面,后背全裸的半透明黑丝情趣儿衣,骚浪的 扭着屁股走在客人们中间。客人们放肆的捏弄妈妈的奶子、抚摸她丰满的大屁股, 有时候还扳过她的脸和她深吻。

老婆走在妈妈的身后,两个半遮半露的大奶子,随着她骚浪的步伐晃动着, 大屁股毫无遮掩,阴户被半透明的布料勉强盖着。只走了一会儿,老婆勉强遮着 阴户的布料就不知道被谁拿走了,露出了还有些红肿的阴户,以及由于阴环儿被 拉扯,而向两边拉开的阴唇。

有些客人对男人也很感兴趣,我的大屁股、粗大的阴茎儿劲儿和睾丸被他们 抚摸着,我风骚了给他们抛了几个媚眼儿,看的他们开心不已。

妈妈一边喝客人嬉闹,一边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她骚骚的说道:「这几天人 家卖给飘香院了,晚上的时候接客,其他的时间休息还要伺候家里人,所以就不 接客了!直到月圆之夜为止。」说道这里,妈妈看了看客人们的反应,一个个都 露出失望的表情。

看到他们的表情后,妈妈又骚骚的一笑,然后又接着的说道:「不过月圆之 夜后吗……嘿嘿!人家就做七天的私娼,在我们龙家的别院里,撅着屁股做不挑 客的婊子七天。谁都可以玩儿、谁都可以肏,先到先得。骚屄屁眼儿随便儿用, 不过射一次之后就不能再玩儿了,立刻换人。到时候还会让我漂亮的儿媳和大女 儿在旁边一起陪客哦!治愈价钱……嘿嘿!就由你们定好了!不过先声明。最高 十文,最低白肏,你们给的钱就是对我们一家的满意程度哦!到时候我们三个比 一比,看谁满意度最高。」

妈妈一边说、一边缓缓的向门口走去。当到了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 然后骚骚的说道:「希望大家能多给人家高分哦!我向大家发誓,如果到时候人 家胜利,人家的大屁股会露一辈子、永不遮掩。而且随便儿揉、随便儿拍,即使 人家以后心境突破、不再骚浪下贱也不例外。」说完后,抛了个媚眼儿给客人们 之后,就在余斌的带领下离开了。

听了妈妈的话后,老婆立刻抗议的喊道:「婆婆、你怎么能这样?你都这样 做了,我和姐姐还怎么赢吗?我看根本就是你这个老骚货,想一辈子露大腚。」 老婆赶到妈妈的身边,亲昵的搂着她的腰说道。

妈妈听了之后,一阵浪笑,然后骚骚的说道:「婆婆就是骚、就是想露大腚, 嘿嘿!」说完之后,婆媳俩骚浪的扭着屁股离开了。

客人们两个绝世美女的背影,眼中兴奋的看着她们骚浪扭动的大屁股,直到 她们的背影消失后,才各自散去。而飘香院也结束了营业,各自回屋休息了,只 留下下人收拾着。

妈妈和老婆在余斌他们的带领下,向别院走去,而我则跟在他们的后面。妈 妈和老婆的打扮吸引了众多人的注目,尤其是离开了迎春河畔后,街上的行人更 是对近乎全裸的妈妈和只穿着丝袜、半遮着奶子的老婆注目不已。她们的打扮在 迎春河畔并不奇怪,但是即使是迎春河边的妓女们在出门的时候,也会穿上得体 的打扮,妈妈和老婆的行为令所有人震惊了。我们一行人在人们的注视下,来到 了扬州的龙云别院。这个别院的位置很好,和迎春河相距并不是很远,也不是人 流很多的地方,环境很安静。原本这个地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富户,没有什么特别 的,不过以后这里作为龙家的别院,将会广为人知吧!

来到别院后,发现儿子天赐、徒儿丛云、以及欧阳兄弟这两个师弟已经早早 的等着我们了。看到我们之后,几个人立刻迎了上来。老婆和我指点了一会儿丛 云的武功招式后,丛云抱着老婆进了我们的房间。而欧阳兄弟在妈妈的指点下, 练了一会儿功之后,也抱着她进了房间。不一会儿,老婆和妈妈的浪叫声,就从 房间里传出。

我和儿子相视一眼后,就进了他的房间,我好好疼爱了他的小屁眼儿一会儿 之后,又让他好好儿享受了姑姑「龙天菲」的骚屄。然后让他没有软去的鸡巴插 在我的骚屄里,和他一起睡着了。 [ 本帖最后由 血之冥明 于 2014-11-1 17:38 编辑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